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玉国

求包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哈雷的音乐情结  

2011-09-01 22:56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哈雷从诞生之日起,就是自由、叛逆、消解迷惘和对峙主流的代名词。这些内核和特质无疑为哈雷与音乐混搭提供了从娘胎里带来的因子。

20世纪60年代,哈雷人群发生了大的嬗变,垮掉的、迷茫的“嬉皮士”取代二战老兵,成为哈雷的标签性人群。而恰在此时,摇滚乐在美国喷薄而出,杰斐逊飞机乐队、感恩而死乐队、谁人乐队、滚石乐队、詹妮斯·乔普林和吉米·亨德里克斯等等一大批乐队和歌手风靡美国大陆,让内心空茫的年轻人们如痴如醉。这些乐队和歌手在嬉皮士运动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,反之亦然,嬉皮士也大肆驱动了美国的摇滚热潮。所以可以说,20世纪60年代美国的嬉皮士和摇滚乐仿若连体婴儿,二者的关系是公不离婆秤不离砣。而作为标签性用户,嬉皮士自然而然地给哈雷和哈雷文化打上了根深蒂固的音乐——尤其是摇滚——属性。

时代迁徙,在哈雷-戴维森有意识地引导下,哈雷车迷逐渐由叛逆部落向主流人群靠拢。尤其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中产阶级、公司白领甚至是学生成为哈雷的主流用户,他们以此来体味自由消解压力。然而,哈雷在美国的主流人群尽管几度嬗变,哈雷和哈雷文化的音乐属性却坚硬牢靠,丝缕不绝地代代传承下来。首个骑哈雷穿越美国大陆的中国人、被哈雷-戴维森公司定义为“哈雷在中国的使者”的郑义数次在美国亲身感受过哈雷的音乐情结,今年3月他再次完成了穿越美国之旅,在从旧金山骑往西雅图的路上,他正好遇到了一个哈雷聚会——当然,也可以理解为音乐聚会,“玩哈雷的人最喜欢那些粗犷、激烈的音乐,以摇滚乐和金属乐为主。(这次聚会)他们疯狂了3天,三天三夜几乎不睡。在美国这样的聚会特别多,无意中就能碰上。”

事实上,哈雷具有如此高粘度的音乐情结,不仅与哈雷发轫和演变中形成的独特性格有关,也与它本身的材质和构架有关,挥发着冷眼光芒的金属简直就是“在路上”漂移的乐器,而令人着迷的排气声浪本身就是一首重音乐。郑义在说到哈雷和音乐的关系时着重提到,很难想象一种摩托车的声音竟然能成为专利,而每个哈雷骑手都是调音师,因为“哈雷的声音也分高中低,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个性设置”。

众所周知,哈雷进入中国也晚,迄今不过五六年的时间,加之某些中国特色的原因,哈雷在中国发生了基因突变,更多的是一种“成功人士”的炫富藏品。由于哈雷具有强烈的音乐属性,音乐人士自然成为所谓“成功人士”中最天经地义的族群。

天王级歌手孙楠是郑义最得意的哈雷徒弟之一。当年孙楠带着家人去丽江旅游,在一家小旅馆门口看到了郑义一台精致的哈雷并“一见钟情”,师傅郑义20分钟后就给他从专卖店定制了一台。今年3月,孙楠和师傅郑义踏上了骑行美国的穿越之旅,稍显遗憾的是,因为中途临时有事,他只骑行了9天便回国。在孙楠心中,哈雷和音乐之间有一根天生的纽带,“哈雷代表着摇滚精神,是每个男人的梦想。”迷上哈雷后,孙楠一直酝酿着创作一首哈雷之歌,据他自己透露,如今这个心愿已然达成,歌迷和哈雷迷在他的新专辑中会听到这首“梦想之歌”。

孙楠、李宗盛、杨坤……钟情哈雷的音乐人比比皆是,在郑义位于云南的“据点”里,他们经常组织聚会,聊哈雷聊音乐,聊音乐和哈雷。郑义甚至有想法将这帮人组织起来,成立专门的哈雷定制车俱乐部。

中国的哈雷文化发生了某些变异,但其身上的音乐属性却清晰可见,江湖人称“老爷子”的孙冕集结了各路人马做了哈雷雪山音乐节。“发动机那种轰隆隆的声音,激情又富于力量,我至今都记得当艾薇儿站在舞台上,两旁巨幅哈雷海报骤然亮起,那一霎时的震撼,会让你情不自禁地感到,‘哈雷和摇滚是一对天然的拨动人内心激情的搅拌机……’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4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